收藏【笔趣读www.boyerblog.com】,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无弹窗免费阅读!

    文娘眼见城里面的人都彻底的放开了自由,晚上门外面的小吃摊也越来越多,碧荷觉得现在不危险,有时候也想要出去溜达溜达,鹭洲其实风景很好,很多亭台阁楼,做工精美。

    京都也不常见,护城河那沿着河边的凉亭,夜晚总会有很多少年少女在那里猜字谜,对对子。

    偶尔有几家花楼会包了花船带着自己家的姑娘沿着河走遍鹭洲府城最繁华的地方,让人欣赏花娘们绝美的舞姿和悠扬的歌声。

    安宁和安平白日在周围转着看,回来的时候都是紧闭房门,今日看着周围越来越多收拾好要出门的姑娘,碧荷又一次提起想要出去。

    “文娘,我们就出去看一小会,天黑之前就回来,不会有事的。咱们都被憋在这客栈里多少天了。”

    安宁正巧进来,听见碧荷的话,立即拉着两个人走到房间里,小心的关上房门,安平更是一脸阴郁。

    “不要出去了,鹭洲又有人出事了。”

    文娘捂住嘴差点惊呼出声,还以为鹭洲知州会在陈洛曦走之前保证鹭洲城不会再出事,怎么才几天又出事了。

    “我们这几天出去查探有没有出城的方法,本来查到有一个地方的城墙因为常年失修,还偏僻的很,想着能不能尝试拿鹰抓勾翻出去,结果今天就在那附近看见了血迹,是人血。”

    碧荷犹豫着问是不是谁不小心受伤,血迹溅上的。

    “应该不是,那个地方很偏僻,七拐八绕,我们又一次差点迷路了,而且我在那里还捡到了这个。”

    碧荷和文娘凑上去一看,顿时捂着嘴后退,安平把手帕立即收好,避免文娘两人受惊。

    “这是个女人的指甲。”

    安宁点点头,解释说道。

    “看样子,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子,指甲光滑,还染了凤仙花,几乎是整个被掀翻的。”

    这样的指甲,不是磕伤误伤的,而是整个被掀掉了,如此大的疼痛怎么会是不小心受伤。

    “我们还在城墙上看见了划痕,和这个指甲吻合,应该是挣扎间想反抗,结果直接抵在墙面上,直接被压倒造成指甲被掀起来了。”

    文娘和碧荷心里都是很难受,鹭洲知州不是在鹭洲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吗?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又出事。

    “看样子,知州大人似乎是打算压下来这件事,那附近有打扫过的痕迹,这个指甲掉在墙面下的碎石里,我们是看见了那一点点的血迹才留意到的。”

    碧荷小心的拉着文娘走到床边坐下, 再也没有敢提起要出去的事情。

    不得不说人都是忘性大的,之前鹭洲的凶杀案那么骇人,州府里的人几乎都是紧闭房门,不敢随意出去的,现在知州大人演了一出戏,说凶手被抓住了。

    本来不相信的人,在看到大家都出去游玩,没有其他事情,也渐渐地相信真的没有会在夜晚杀人的恶人了。

    可谁还记得,那些惊悚的事情才过去连半个月都没有。

    “文娘,我们就在这里一直等着吗?”

    文娘走到窗户前,看着下面热闹非凡的人群,忽然呆滞了片刻,然后说。

    “快乐,陈洛曦应该准备动手了。”

    碧荷不明白,文娘一直和自己待在客栈里,从来没有出去过,怎么会知道陈洛曦要动手的事情。

    “陈洛曦身边有四个侍卫,其中有两个武功很好,这两个人现在都不在他身边,那几个侍卫都是忠心的,不会在别人的地盘上离开陈洛曦,只留下两个武功一般的,除非他们被派去干别的了。”

    碧荷听着这话,走到跟前,就看见陈洛曦带着两个面相老实的侍卫走在大街上,身后跟着几个州府的官差保护。

    “最近城里面有不少人因为知州还不开城门,已经有了民愤了,只怕鹭洲知州会尽快拉拢陈洛曦,城门关不了多久了。”

    碧荷担忧的看着文娘,小声的问她。

    “你不担心四少爷的安危?”

    文娘看了一眼陈洛曦然后关起窗户,淡然的对着碧荷说。

    “四少爷在鹭洲城一天,就一定会很安全,鹭洲知州不敢让巡察使在他的管辖地上出事,巡察使就是皇上的眼睛,谁敢动,只是离开鹭洲城就不一定了,路上刺杀,山匪,都有可能,所以四少爷反而在鹭洲城是最安全的。”

    碧荷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显然也是担心陈洛曦真的出事的。

    她安静的走到文娘的跟前,拉着文娘的手,无声的安慰着她。

    再一次遇见,碧荷觉得文娘的性子还是和从前一样善良,但是骨子里多了很多的坚强,也比从前聪明了很多。

    有时候看着她的模样,甚至和四少爷很像,在算计事情时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可是文娘真的对四少爷毫不在乎,这样离开,她真的不难受吗?

    文娘果然了解陈洛曦,当天晚上,城门忽然被攻破,上万的铁骑撞破城门一直冲到知州府内。

    白鹤一身中衣,披着一个厚棉斗篷,站在门中间,怒气冲冲看着下面站着的士兵。

    “你们要做什么?这里是鹭洲州府,你们是隶属哪个军队的?”

    领头一个副将拿出一封书信呈在他面前,朗声道。

    “鹭洲知州白鹤,草菅人命,勾结刘林,郭南二人绑架百姓,虐杀无辜之人五十有余,现奉巡察使护国公之名捉拿三人,接手鹭洲安防。”

    白鹤当场就变了脸色,看着书信,丝毫没有想到陈洛曦竟然悄无声息的和军队上的人联系,还突然攻击进来。

    “鹭洲有自己的城防军,你们无权干涉鹭洲的安防,巡察使也无权,还不速速退去,待我上报朝廷,你们一个都逃不了。”

    那副将冷哼一声,拿着信纸走到前面,让他看的更清楚。

    “知州大人好威风,你可看见这上面的印记?”

    白鹤这才仔细看着信纸上面的印记。

    “如朕亲临!”

    白鹤顿时瞪大眼睛,踉跄了两下,身边的管事立刻走到跟前扶着白鹤。

    “大人小心。”

    白鹤低声示意管事赶紧拿着他的印件去找京都的兄长。

    管事拿上荷包,低头后退,趁着士兵上来抓捕白鹤几个人迅速潜到后院的一个小院子,撬开锁子。

    陈洛曦坐在州府的衙门正堂,坐在主位看着下面被带上枷锁的三个人。

    “竖子,还不赶紧放了我们,你可知道我义父是谁?”

    肥胖男子被压在地上叫嚣,身上雪白的绸缎被折腾的都是褶皱,泥土。

    “李林,义父皇宫的连公公,主管内务府采买,郭南,京都安候伯的私生子,负责安候伯府见不得人的那些生意。”

    两个人见眼前这个男人居然知道他们的底细,当即对视一眼,郭南立即挂上虚假的笑脸。

    “巡察使大人,我们安侯伯府在京都也算有名有姓的大户人家,大人若是肯通融,必不会让大人吃亏。”

    李林也跟着点头,忙说自己愿意拿出五万两银子孝敬。

    “你们的钱,我是不敢收,一个串联内务府连公公把宫中的东西偷盗出来贩卖,虐杀男子,一个私下交易玉魂花,把控朝廷命官,本官惜命,还是想好好活着。”

    两个人见自己那些个事都被人查清楚了,知道是碰上硬茬了,当即变了脸,怒骂不止,话里话外还把白鹤也供出来了。

    “白鹤那贼子,那些玩法都是他弄出来的,我们不过是学他,第一个在晚上被虐杀的人也是他杀的,凭什么只抓我们……”

    白鹤正被士兵锁着肩膀压进来,原本路上一直在思考如何自救,进来就听见两个人正在那自己掩盖他们的罪名。

    当即就怒气从胸口涌出,看着两个人,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甩开身后的两个士兵,扑到郭南跟前,不停的厮打。

    “你个畜生,都是你毁了我,都是你毁了我。”

    陈洛曦看着眼前的好戏,也不急着让大家把他们拉开,而是扭头看着侧面躲在帘帐后面的男子。

    正是白鹤的贴身管事,也是那会扶了一把白鹤,被交代拿着印鉴去京都的男子。

    他看见陈洛曦看向自己,弯腰冲他鞠躬道谢。

    男子是白鹤的管事,从小跟着伺候的,曾经为了白鹤也是十分忠心的。

    可是自从跟着白鹤来到这个地方,一切都变了。

    白鹤沾染上了玉魂花,一种能放大内心深处有最黑暗的花,很容易上瘾。

    白鹤在接触了三次就激发了内心的兽性,当晚就拉着两个婢女残忍的折磨了个半死。

    后来越来越严重,管事有个喜欢的女子,是白鹤夫人身边的婢女,婢女长得不算特别美,可是一身肌肤实在白嫩,声音也软糯的很。

    白鹤从前还没有沾染玉魂花的时候,从来不会动自己夫人的丫鬟。

    管事一直在等白鹤在鹭洲站稳脚跟就给自己赐婚,夫人也同意了。

    可是那夜白鹤又一次被郭南带着喝了玉魂花泡的酒,兽性大发,把自己的心上人拉着折磨的半死,当场就毁容了。

    女子不堪羞辱想要自尽,可是夫人最爱用的香膏只有她配的了,哪怕把配方交出来,别人也没办法配出夫人满意的。

    夫人离不开女子,但是又怕她出去乱说话,所以一直派人把她锁在后院,看管起来。

    管事多次表示想要迎娶婢女,哪怕她被白鹤玷污,被毁容也无所谓。

    可是夫人和白鹤谁也不同意,还借机要挟管事更加卖力的办事。

    这么多年,他帮着不知道处理了多少被三个人残害的人的尸体,一旦他不想做,就会有人去处罚女子。

    巡察使来的那天他就知道机会来了。

    小心谨慎多年,总算让白鹤信任自己,让他安排巡察使的住所。

    他早就和巡察使接触上了,说出了所有的秘密。

    那个可以出城的暗道也是他说的,这是他多年来给自己留的逃命的地道。

    谁知自己还没用过就成为白鹤的催命符。

    他并不是所有的被害的人都处理了,那种确实活不下来的,他也无法,但是靠着简单的药材能活下来的,他就偷偷救下来藏在一个地牢。

    他也不想把这些人藏在地牢,可是只有这个地方白鹤他们差不多,若是被知道,自己和那些人都活不成。

    在白鹤把印鉴交出来那一刻,他就回到内院,用白鹤的印鉴放出了他爱的女子。

    “杜管事,公子准备了马车和银子,就在外面等着,今后你们可以去任何地方,没有人会约束你们了。”

    男子看着手里的放契书,是夫人签了名字的,有了这个他可以用平头百姓的身份落户。

    再也没有人可以逼他做那些坏事,也没有人能欺辱他的心爱之人。

    杜管事从怀里掏出他临走前从白鹤书房顺出来的账本,交给竹山,再次感恩道谢。

    门口站立的女子围着面纱,在看见杜管事的那一刻开心的朝他扑来。

    “走吧三娘,我们以后自由了。”

    三娘看着杜管事手里的放契书,顿时湿了眼睛。

    这东西对奴籍有多重要,所有的人都知道,但是却是忙碌一生也难得到。

    三娘被杜管事拥着上了车,一对命苦的深情男女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

    三娘看着越来越小的鹭洲城门,终于还是没忍住嚎啕大哭,这里是她的地狱,总算逃出来了。

    被白鹤凌辱之后她无数次想要寻死,可是都被夫人阻拦,甚至派了专人盯着自己。

    后来是因为被杜管事感动,这样一个人为了守护残破的自己,被要挟做了多少违心的事,她怎么舍得抛弃他一个人在这黑暗的地方。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能逃离了,恶人也被抓,总算是拨开云雾见月明了。

    陈洛曦只等几个人打的浑身都是伤才制止了这场闹剧,也不必审问了,三个人狗咬狗把对方的罪证交代的清楚。

    白鹤原本也是一腔抱负的世家儿郎。

    来到鹭洲本想打理好当地庶务,没想到被李林和郭南引诱沾染了玉魂花,和两个人勾结为了满足自己饮食玉魂花酒后的癫狂之症。

    残害了无数人的性命,最开始还是贪图肉体上的欢愉,直道白鹤有一次喝多了玉魂酒,丧失了理智,拉起外面对着月亮祈福的女子。

    活生生将其打成一滩血肉模糊的惨样才激发了几个人的恶性。

    之后每一次都会在引用玉魂酒后绑来平明少男少女虐杀。

    白鹤也曾经想要戒断玉魂酒,可是这就有瘾,三日不用就浑身痛痒不堪,难以保持清醒。

    且这花夜晚才开,采了新鲜的泡酒才行,是以他们都在晚上作恶。

    也有了宵禁的这一规定,不是为了保护百姓安全,而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凶手其实是他们。

    那些官差也是白鹤他们三人安排的,因为这几个人太正直,不肯帮几人做坏事,是隐患要除掉。

    宵禁只管住了百姓,每当三人用了玉魂酒,身边没有合适的玩物,就会冲出去寻找猎物。

    大部分是在街上游荡的落单的人,也有过闯入宅院的时候。

    但是事后都有人伪装成走水,烟迷了,或者吃了有毒的食物处理干净了。

    看着陈洛曦起身,白鹤就知道这一辈子完了,不止自己,家族也完了。

    看着身边阴恻恻的还在想求救京都安候伯的郭南,当即就一头把他撞在柱子,头狠狠的撞向他的腹部。

    竟是把郭南当场撞的吐血,还有骨头断裂的声音。

    白鹤被人拉开的时候还在咒骂。

    “都是你害了我,都是你害了我,你的玉魂花把我害惨了啊!”

    郭南到死都没想到自己利用从西疆那带回来的玉魂花,帮着家族和自己一步步的控制官员,往上爬,到最后还是个上不了族谱的私生子。

    还被撞断骨头和内脏,生生疼死在牢狱之中。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炮灰女配苟成女主什么鬼 勤能补拙,从交公粮开始修仙 老街杂货铺 借苗计划 慢穿记事簿 全家穿:扛着键盘去逃荒 穿越成男侯爷 穿越后,我把稻田亩产种到5千斤 辽北出马仙实录 烟村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