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读www.boyerblog.com】,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长舟虽然疑惑她的行为, 可是也没有阻止,毕竟谨慎些总算是好的。

    “长话短说。”白长舟催促着。

    “实不相瞒,民女乃是杜丞相的孙女思雨,邀请王爷进来是有一事相告。”

    杜思雨小声的将这几日打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虽然猜测的居多,可是老话说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再加上,她对玉颖王本来就没好感,两者相比较,她还是希望能站在皇上这边。

    白长舟沉思了片刻,点头说:“本王记下了,若有他日有需要可能还需要你帮忙作证。”

    “思雨明白。”杜思雨点点头,然后示意小霜把东西拿过来,说:“这本来是留给我们自己用的,今夜王爷过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这地图就先给王爷用吧。”

    白长舟接了过来,将地图展开,整个玉颖王府的方方面面都绘画的很是清晰明了。

    “你这份情,本王就收下了。至于你和他的事情,本王自会在三哥面前为你说好话。”

    “这……”杜思雨没想到他会这么说,顿时开心不已,说:“多谢王爷。”

    “你可知这王府中,有什么能藏人的地方。”

    “藏人?”杜思雨不解,好好的问这个做什么?

    “我自从进入王府后,就一直待在这个院子里,不曾出去过,不清楚外面的情况,就连这幅地图也是小霜时不时偷溜出去记录下来的。”

    白长舟看向小霜,小霜被吓到了,哆嗦的说:“奴婢不知道什么藏人的地方,但是听其他人说,这里有两个不让随便进入的地方,一个是王爷的书房,另一个是王爷的后院。”

    白长舟看着地图上的指示,这书房和王爷的后院,都离这里很远。白长舟看了一眼月落,月落就知道要怎么做了。

    白长舟站起来,对杜思雨说:“时辰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今夜就当没看见本王。 ”白长舟说完就出去了。

    “小姐,这王爷是……”小霜疑惑的看着她,应该不至于吧,一个王爷竟然夜探另一个王爷的府邸。

    “记住,今夜什么都没发生,去睡吧。”杜思雨说完就回了里间睡去了,小霜愣了好一会,才吹灭了蜡烛也去睡了。

    白长舟和月落猫在屋顶上,看着下面稀疏的守卫,两人打着暗语,接着两人分开,一个去查看书房一个去查看后院。

    一刻钟后,两人在隐秘昏暗的角落会合。

    “王爷,这书房外有很多侍把守着,不好查探。”为了不被发现,月落确认了好几遍后才离开。

    白长舟点着头说:“后院也是一样,看来,沉沉应该是被藏在后院了。”

    “王爷,你怎么知道的。”难不成是王爷已经进去查过了。

    “你这脑子是不是跟月牙在一起,也变的不能用了。”白长舟生气的往外走,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问吗?

    书房既然有人守着,就证明书房是个重地,里面肯定有很多重要的文件或者物品,换他是玉颖王,也不会随便把人藏在这里,万一看见了自己的秘密,那这人是杀还是不杀呢?

    再说了,把人藏在自己最容易接触到的地方,才能叫安全,毕竟后院是自己常去的地方,就算是一整天都待在那里也不会有人怀疑。

    “王爷……等等我……”月落看着人离开,也跟了上去。

    玉颖王知道,他把人抓来了,抢食狗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今夜多安排了二十人巡视,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就算是这样,还是被白长舟和月落闯了进来,并且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只是这一切,玉颖王都不知道,他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睡的正香,做着自己梦寐以求的美梦。

    第二天一大早,白长舟就去了皇宫,趁着皇上还没上早朝的时候,就把事情与他说了。

    白新舟皱着眉,他知道长舟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只是他觉得寒心的是,自己都已经那么敲打过了,玉颖王这人还是一意孤行啊。

    “我知你心急,只是……”

    “只是什么啊,你若是不方便,就只说,我自己去办,我来找你只是想让你知道,省的到时候事情传到你的耳中,你两眼黑什么都不知道。”白长舟生气的说着,然后就转身离开,话既然已经说到了,那就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

    “你急什么?给我回来。”白新舟看着他毛躁的样子就嫌弃,都这么大的人了,处理事情还这么急躁。

    白新舟整了一下衣服,往前走,示意白长舟跟着一起来,他要去上朝,顺便把这件事一起给办了。

    “余姑娘……是你吗?”老板娘睡饱后,发现隔壁确实被关了一个人,而且这熟悉的外形,让她不由的想起了余沉沉。随后小声的叫唤着,虽然知道这里不经常有人来,但她还是担心会让别人知道了。

    余沉沉昨晚被关进来后,她吃了一些自己配制的药,可是这药只能管一时的作用,只能勉强的维持着身体的机能。

    这会,她无力的坐在推椅上,就算听见了有人叫她,她也没有办法回应。

    “你怎么了?余姑娘……”老板娘走了过来,站在栅栏前,看着不远处的人,这么暗也看不清啊。这时,老板娘想起她收起来的蜡烛,从枕头下翻了出来,仔细的给点着了,然后举着蜡烛往前照去。

    “余姑娘……你能看见我吗?这边啊。”老板娘将举蜡烛的手伸了进去。

    咳咳……余沉沉本来想说话的,可是一张嘴,话还没说出来,就开始咳个不停,那种闷声的咳嗽声,把老板娘给吓坏了。

    只听老板娘担心的问:“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我要怎么做,你……你是大夫,先给自己想想办法,等会会有人来送饭,到时候我来想办法。”

    不一会,就听见了脚步声,老板娘觉得熟悉,把蜡烛放在桌子上,看着来人说:“你快点把锁打开,我去看看余姑娘。”

    侍卫看她着急的样子,把饭菜放在桌子上,走到一边的房间,看着里面的人,他昨天隐约听到其他侍卫说抓了一个人过来,但是没想到老板娘竟然会认识她。

    “我听其他人说,这个人是王爷非常重要的人质,你还是不要和她扯上关系为好。”侍卫担心的说。

    “你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老板娘担心的看着余沉沉,对侍卫说:“别说废话,赶紧把门打开,要是晚了,这人指不定得出什么事。”

    侍卫见老板娘坚持,自己也没办法,只好拿出钥匙把门打开。老板娘走了出来,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钥匙将隔壁房间的锁也给打开了,然后大步的走到余沉沉的面前,仔细的检查着余沉沉的情况,这一看,把她吓的不轻,这脸红肿的不成样子,而且浑身发抖,可是额头却烫的很。

    老板娘着急的说:“余姑娘病了,你赶紧去请大夫啊。”这要是再不医治,人可就不行了。

    侍卫摇摇头,他只是王府的下人,没有办法做这样的事情。

    “你……”老板娘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将自己床上的被褥全都抱过来,铺在这边的床上,然后扶起人,将人送到床上休息,只是这手脚冰冷的不像话啊。

    “你快把早饭拿过来,我给她喂些进去。”这没大夫医治,那就只能多喂她吃点东西,好让她能多撑一会。

    侍卫将外面的饭菜端了进来,一碗清粥,两个包子,分量非常少,玉颖王本来就不在乎这人的死活,若不是这侍卫有着私心,老板娘肯能早就饿死了。

    老板娘也顾不上吐槽了,端了碗就给余沉沉喂了起来,可是这人都糊涂了,怎么能咽的下去呢,一勺粥根本就没喂进去,全撒衣服上了。

    侍卫看到这样,不知想到什么,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包,倒了一小杯的热水,将纸包里的白色粗粉倒了一些进去,然后递给老板娘说:“她吃不了,你看看这个能不能让她喝下去。”

    老板娘接过杯子,仔细的闻了闻,香甜的味道,随即笑着说:“谢谢,我试试。”虽然还是撒了不少,但是因为是液体不需要吞咽,所以余沉沉还是被灌了小半杯进去。

    老板娘笑着说:“没想到,你还挺细心的嘛?”

    侍卫不知所措,将剩下的纸包放在桌子上就离开了。老板娘端起碗将粥喝完,又吃了两个酸菜包子,虽然这点东西不够,但是好歹胃里有些食物。接着就见她钻进被子里,将余沉沉紧紧的搂住,希望体温能让余沉沉更快的好起来。

    “国事说完了,现在来说说私事吧。”白新舟看着地下的朝臣,表情严肃的说:“今日一早永安王进宫,说玉颖王抓了永安王妃,并且还有人证在,朕想问问你们,这事应该怎么处理。”

    凌仲将吓的不轻,虽然知道这个外甥不着调,但是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皇上,此事可能是误会,还望皇上明察。”

    其他大臣都面面相觑,这永安王脾气不好,谁都知道。现在永安王妃被抓了,他却一点动作都没有,大家都在心里犯嘀咕,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皇上,既然永安王说有人证,那为何不直接交由大理寺来处理。”

    “杜丞相说得有道理。”白新舟点点头说:“只是长舟担心,若是贸然惊动大理寺,玉颖王会把人换个地方藏,这样别说治他的罪了,就连救出王妃也不知道要等到何时。”

    狡兔都有三窟,更何况是早有预谋的人呢。

    “永安王……难道你是认定了,王妃失踪是玉颖王的干的吗?”凌仲将生气的看着白长舟,这一副斩钉截铁的样子,难道不是陷害吗?

    “哼……本王既然说出来了,自然是有证据的。”

    “笑话,你是王爷,他还是亲王,他有必要抓你的王妃吗?”凌仲将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说:“该不会是你自己的问题,将王妃给气跑了,现在找不到人,只能将这莫须有的罪名按在玉颖王的头上。”

    “就他,还不配被本王安罪名。”

    白长舟看着满朝的大臣说:“本王在此承诺,若是在玉颖王府找不到王妃,那本王这王位让皇上给收回去,但……若是在玉颖王的王府找到了被抓走的王府,本王要玉颖王流放塞外。”

    白长舟这话说出来,这个大殿鸦雀无声,就连愤怒的凌仲将也被震惊到了,他都开始怀疑,玉颖王到底有没有做这样的事了 。

    “好,既然长舟都这么说了,那朕就满足你。”白新舟看着下面的人说:“现着大理寺与刑部尚书一起去玉颖王府查探,为了以示公正,在到达王府之前,决不允许透露任何行踪。违者定斩不饶。”

    大理寺和刑部尚书领了旨意,各自回去安排人手了。

    白长舟看了眼白新舟,然后行礼退下了。

    大理寺和刑部尚书带了衙差和官兵到玉颖王府,然后让人将王府团团围住,门不能进出,人一个也不能放过。

    随后两人走了进去。

    “王爷……王爷,外面有官大人闯了进来。”一个下人着急的跑了进来,站在书房外面禀报着。

    玉颖王生气的将手里的书扔在桌子上,大骂道:“谁这么大胆子,敢擅闯本王的府邸。”

    玉颖王说完就走了出去,迎面就看到走进来的人,只见他嗤笑道:“本王的王府,什么时候猫狗都能进来了。”

    “王爷,下官……”

    “王爷,微臣是奉命行事,还请王爷行个方便。”

    刑部尚书睁大眼睛看向大理寺卿,这人可真是敢说啊,要知道这位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啊,要是一个不小心,可能命都没了,他是个怕死的人,可不敢得罪这些人。

    “行个方便,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啊……”玉颖王大声的呵斥着:“本王的府邸,岂是你们随便闯的,来人给本王压下去痛打三十鞭。”若是不惩罚,他们还以为自己是好欺负的。

章节目录

免费其他小说推荐: 炮灰女配苟成女主什么鬼 勤能补拙,从交公粮开始修仙 老街杂货铺 借苗计划 慢穿记事簿 全家穿:扛着键盘去逃荒 穿越成男侯爷 穿越后,我把稻田亩产种到5千斤 辽北出马仙实录 烟村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