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笔趣读www.boyerblog.com】,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无弹窗免费阅读!

    黄有坤是真生气,不过他是气自己,这么不开眼,居然想从老赌棍身上,来打通关系,最后把自己给陷进去了。
    不过碍于王娟的情面,又不能跟他吵闹。本想对方年纪不小了,又是王娟外公,亏点钱就算了。
    可是老头变本加厉,根本不想放过他,还想坑他的钱。这就是叔可忍,婶也不能忍,当场发飙。
    其他老头看黄有坤发火,纷纷劝老广头,就这么算了吧,毕竟昨天说的就是十万。
    那些老头也是真不忍心,已经坑了黄有坤十来万,大家也都享受了。现在又拿十万块赎车,老广头还要加价,他们都已经不忍心了。
    老广头却很倔强,瞪着那些老头说:“现在车是我的,自然我说了算。如果没有二十万,休想将车开走。”
    黄有坤只好问道:“真的要再玩几把?”
    老广头看有戏,立马换了笑脸,说:“对,必须来几把。把我看人家哄开心了,替你在娟子面前,多说几句好话。”
    他干脆拉着黄有坤坐下:“来来来,今天咱们玩跑得快,也就是争上游,十块钱一张牌,你看也不大对吧?”
    老头吩咐其他人,赶紧将石桌收拾干净,又从装零食的方便袋里,摸出来一副扑克牌,当场拆开来。
    黄有坤没办法,只得勉为其难,对老广头说:“好吧,就陪你玩几把。不过咱们说好了,不管输赢,到时候车要让我开走。”
    老头连忙说好,又找了个年轻的大叔,三个人一起来,另叫了一个老头,替他们发牌。
    跑的快一般发三份,每份十六张牌,去掉大小王,三个二一个a,总共还有四十八张。
    因为自有一张二,小二又最大,因此也叫大老二。一般分三家,却只有两个人玩,空着一家牌不动。
    这样就不知道对家的牌,否则三家一起玩,各家有什么牌,那就比较清楚了。
    黄有坤也没想到,老头子会再叫一个人,变成三家一起玩,所以问道:“这个跑得快,有三家一起玩的么?”
    老头有点强买强卖的感觉,答道:“三家一起玩,那才好玩嘛,你赢的也多。”
    黄有坤不说话了,老头就是个无赖,说了也没有用。牌已经发好,他只好将牌拿起来。
    展开来一看,最大就是小十。一共十六张牌,三条三一对四一个三个六,一个七对八三个九,再加一个小十。
    而且红桃四也不在他家,老广头出了个红桃四,上家老头过了个j,黄有坤已经要不起。
    老广头大老二勾回来,然后一副六到a的顺子,一副事到a的顺子,就这样牌出完了,黄有坤一张没出。
    最后一算账,黄有坤输了一千二百八十块。黄有坤一下子跳起来:“什么?你不是说,十块钱一张牌么?怎么输了这么多?”
    老广头算给他听:“对呀,一张牌输十块,过了十张牌翻倍,出一张牌再翻倍,全封再翻一倍。你一张没出,那就是八十块一张。一共十六张牌,你自己算算多少钱?”
    黄有坤道:“那你开始也没说清楚。”
    老头问他:“娟子说,你不是赌场里混的么?难道这个也不知道?”
    黄有坤当然知道,只不过牌摸的太差,明白这些老头又在搞鬼,自己又看不出,心里实在气不过。
    老广头不用黄有坤动手,直接从他的包里面,取出来十三张百元大钞,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来一张皱巴巴的二十块,递到黄有坤面前,还一边劝他:“年轻人,要有耐心,这才刚开始。”
    可是一连三把,黄有坤拿到最大的牌,也就是两张皮蛋。每次老广头出牌,上家老头总要顶一把,黄有坤每次出不了牌,三把都被全封。
    一把一千二百八十,三把就输了三千八百四十块,十分钟还不到。黄有坤是既输钱,又憋闷,把牌一扔,不想来了。
    老广头看着他包里的钞票,真是直流口水,连忙劝道:“行行行,不来跑的快,咱们来别的。你说吧,你想玩啥?”
    黄有坤看了下闲着的老头们,回答说:“不如玩扎金花,人多也好玩。”
    老广头一拍大腿,说:“好,有见地,扎金花好玩,咱们就玩扎金花。”
    他随后招呼大家坐下来,一共八个老头,再加黄有坤九个人。老广头怕黄有坤不玩,说打底十块一次,上不封顶。
    哪知黄有坤特别硬气,说十块钱太小了,打底要一百块一次,反正输也输个痛快,赢也赢个痛快。
    老广头暗自欣喜,那是正中下怀,连忙说:“好好好,年轻人,就是有魄力,我们老头比不了。”
    不过黄有坤说的硬气,真干起来了,他把把就打一百块底,然后看牌,马上扔了不跟。
    他每把牌都不错,不是顺子就是金花,有一把还来了顺金,最小也有一对。不过他心里明镜似的,牌拿的越大,会输的越多。
    他每把将牌扔出的时候,老广头都拿起来看一下。第一把扔的是十jq的顺子,老广头问他:“这么大牌,你怎么扔了?”
    黄有坤煞有介事的说:“今天出门看过黄历,逢单不利,这第一把,无论多大,估计都是输,机会还是留给下一把。”
    可第二把他又扔了,老广头拿起来一看,ak九的红桃金花,又问他:“这是第二把,这么大牌你也不跟?”
    黄有坤应道:“上个礼拜五,我算了一命,说我最近有血光之灾,红色对我不利,所以还是再等等。”
    逢单他不跟,红色也不跟,终于熬到了第八把,老广头将他扔的牌,拿起来一看,黑桃八九十的顺金。
    老广头已经气的胸膛急剧起伏,问道:“我数了,这是第八把,而且也不是红色,这么大的牌,你怎么又扔了?”
    黄有坤回答说:“我与八这个数犯冲,但凡碰上八字,我绝对会倒霉,还是再等等。”
    老广头一拍桌子,可那是石头的,疼的直甩手,对黄有坤说:“你他妈的要玩就好好玩,老是这样扔牌,还玩个屁呀。”
    黄有坤悠然的说:“也没有明文规定,有牌不能扔,每把必须要跟呀。”
    此时黄有坤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个中年人,西装革履,皮鞋程亮,腋下夹着个公文包。
    他好像也不满黄有坤,很是鄙视的说:“小伙子,能不能有点出息?你这玩的什么牌,我瞧了都生气,干脆把钱送给人家好了,大爷们还能感谢你一份情,就这样输了,我都替你不值。”

章节目录

免费都市小说推荐: 重返90从捡个老婆开始 玄学小祖宗:叼奶瓶算命全家宠 师娘,请自重 战地摄影师手札 修仙十年,下山即无敌 乡村桃运小神医 大夏镇夜司 官场:美女领导带我青云直上 谁懂啊!美国太适合魔修啦 重返1998